手机访问
https://m.quledu.net
  翌日,日上三竿,外头传来阵阵鸟鸣。

  云娇从睡梦中睁开了眼睛,嗓子有些干涩:“蒹葭,渴。”

  蒹葭忙倒了水来:“姑娘,你醒了,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  云娇将杯中水一饮而尽,才觉得口渴缓解了些:“没有,从前总听人说羊羔酒好,吃再多第二日也不会头疼,果然如此。”

  她说着,将茶盏递了过去,无意间低头瞧见自己身上的衣裳,她不由怔了怔:“我昨晚和衣睡的?”

  “姑娘还说呢。”蒹葭笑了起来:“奴婢说给姑娘换身衣裳,姑娘自己亲口说不用,打发我去歇着,姑娘都忘了?”

  云娇蹙眉思量了半晌,摇了摇头:“想不起来了。”

  她是真的半分也不记得。

  “那昨晚的事,姑娘还记得吗?”蒹葭试探着问。

  “昨晚?”云娇低下头苦苦思索,忽然眼睛一亮看着蒹葭:“我想起来了,小五来了!”

  她记得小五进屋子了,她似乎跑过去抱着他了,再后来,她就不记得了。

  “姑娘还记得?那你们说了什么?”蒹葭好奇的问。

  云娇一头雾水,左思右想,还是什么也想不起来。

  “姑娘想不起来也不打紧,反正秦少爷回来了,往后想说多少话、想说什么都成。”蒹葭笑着道。

  云娇不理会她打趣,顿了顿问:“他有没有留下什么话?”

  “他说,当初没给姑娘来信,是有苦衷的,还是说现在身份不能暴露,让我们别说出去。”蒹葭如实道。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云娇点了点头。

  她之前便想着,他大概是身不由己,如今看来,果然不错。

  她掀开被子下了床,吩咐蒹葭:“烧些热水吧,我想沐浴,将被褥也换了吧。”

  满身酒气,实在难闻。

  “是。”蒹葭答应了一声,转身欲走。

  “等一下!”云娇正走到桌边,忽然叫住了她,指着桌上的帕子:“怎么只剩下一把篦子了?玉镯还有另一把呢?”

  蒹葭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,迷茫的摇了摇头:“奴婢进门,便瞧见只有一把篦子在桌上。”

  云娇略一思索便明白过来:“是小五拿了。”

  “那不碍事。”蒹葭松了口气:“秦少爷又不是外人,拿便拿了。”

  云娇看了她一眼,有些无言,这丫头就这么相信他?

  他可是娶了旁人!

  她想了想自己昨晚的举动,还是有些不放心:“蒹葭,我昨晚没有什么不妥的举动吧?”

  “奴婢不是说了吗?昨晚奴婢不在房内。”蒹葭偷偷笑了,好久没见姑娘这样了,从前也只有秦少爷能叫姑娘着急:“我从李嬷嬷都在外头等着的。”

  “你去吧。”云娇叹了口气,伸手揉了揉额头,还是什么都记不起来。

  她干脆不想了,蒹葭说的没错,小五不是外人。

  驿馆。

  秦南风一勺一勺的慢慢吃着粥,杨慧君放下筷子起身:“夫君你慢用,我先去着人预备一下。”

  “嗯。”秦南风轻轻点头。

  “今朝外头风大,等会儿出门之时,你加件披风。”杨慧君忽然停住脚,又吩咐了一句。

  “好,多谢夫人关心。”秦南风微笑点头。

  杨慧君心中不悦,转身走了出去,成亲这么久了,他待她还是这样生疏有礼。

  她走后,丁寅从后窗进来了。

  秦南风皱眉:“说了多少回了,你是明面上的人,走正门。”

  “是。”丁寅拱手答应。

  “屡教不改。”秦南风丢下勺子看他:“如何?”

  “派人盯着了,杨慧君昨夜并未派人进去,只是同身边的人说,今朝面见大渊国君,要想法子套出杀父仇人。”丁寅恭敬的道。

  “杀父仇人。”秦南风轻笑了一声,杨慧君不知,她苦苦追寻的杀父仇人日日都在她跟前呢。

  “还有呢。”他又问了一句。

  “少主家中一切安好,只是您的母亲因为忧思过度,生了眩晕症,这病并无大碍,只是气不得,劳累不得。

  少主的外祖父,自大将军为国捐躯之后,便缠绵病榻,都由少主外祖母贴身照应,少主看,可否买些下人送去?”丁寅说到后来问。

  秦南风沉吟了片刻:“不急这一时,免得叫她看出端倪。”

  “是。”丁寅答应
-->>(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本章换源阅读
X